唐人街

究竟是驿站还是分店 
你磨的豆浆是甜还是咸 
明天是腊月儿还是新年 
谁斗胆第一个吃了螃蟹 
有语言没宣言 
福字儿要倒着写就念尊严 
一瞬间几千年 
汤圆儿喝两碗就能不思念 
请问走多远才到唐人街 
上二楼再听一段儿狄仁杰 
是谁又斟满老酒敬的坚决 
绣花儿枕陪我过夜 
请问走多久才到唐人街 
墙上刻八千里路云和月 
眼泪又惹了炊烟流的蜿蜒 
谈笑间谁又忽略 
几时升起了明月 
红笼灯挂牌楼 
夕阳下蒸什么拌葱油 
有人来有人走 
心中的河永远向东流 
请问走多远才到唐人街 
上二楼再听一段儿狄仁杰 
是谁又斟满老酒敬的坚决 
绣花儿枕陪我过夜 
请问走多久才到唐人街 
墙上刻八千里路云和月 
眼泪又惹了炊烟流的蜿蜒 
谈笑间谁又忽略 
几时升起了明月 
请问走多远才到唐人街 
上二楼再听一段儿狄仁杰 
是谁又斟满老酒敬的坚决 
绣花儿枕陪我过夜 
请问走多久才到唐人街 
墙上刻八千里路云和月 
眼泪又惹了炊烟流的蜿蜒 
谈笑间谁又忽略 
几时升起了明月 

Leave a Reply